生活常识网

陈铭生是真实事件吗(缉毒警察陈铭生的故事)

超级管理员 532

人的这一生似乎很短暂也似乎又很漫长,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这部剧的作者,如何演绎似乎与他人无关但似乎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初读《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》时,更多的是带着好奇和疑惑,是怎样的使命感让陈铭生隐姓埋名,远离亲人,甚至于最后付出了生命和相爱的人永远的天人相隔。又是什么让杨昭决绝的放弃生命,不再对人间有一丝的留恋。

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

陈铭生和杨昭的初遇是在警察局,因为开出租车的陈铭生和杨昭的表弟发生了争执,杨昭前去警察局处理。第一次相遇杨昭对陈铭生并没有太多的印象,最多是“那个角落里的男人”。

或许上天爱开玩笑,也或许是只想开这两个人的玩笑,杨昭和陈铭生的第二次相遇就有点冤家路窄的感觉了,大雨滂沱的傍晚她意外的搭上了陈铭生的出租车,大雨里出租车坏了,临时罢工。

可能其她女人遇到这种事,早就下车跑了,但这或许就是杨昭与其她女人的区别,他看着残疾的陈铭生没有丝毫的害怕和嫌弃,相反她看不得大雨里他独自面对坏掉的出租车,这独特的善良驱使他将一个仅仅两面之缘的男人带回了自己家。

缉毒警察陈铭生

第二次的相遇多少比第一次多了些友好,杨昭收留了雨夜里残疾的陈铭生,陈铭生拖着残腿照顾了淋雨生病的杨昭。这一次,陈铭生在杨昭眼里也有了新的形象“外表很朴实,留着一头干净利索的黑色短发,眼睛不大,轮廓分明,眼睛很黑也很深沉,他少了一条腿,但看起来也不单薄。相反,他的身体很结实,胸膛很厚实,肩宽腰窄”。

这些似乎都让杨昭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很大的改观,也或许一开始就没有讨厌。不知道是因为陈铭生隐隐散发的魅力还是出于对他的同情,杨昭竟然陪着陈铭生又去了康复中心去治疗他因淋雨而感染的腿。

我想肯定是前者吧,因为以杨昭的性格,少了一条腿的人,仅仅凭借这个外观在她心里构不成需要同情的条件。她只是单纯的欣赏他,觉得他值得她冒险。

陈铭生吸引着杨昭,同样杨昭对于陈铭生来说应该也有着同样的吸引力吧!毕竟杨昭在他的生命里是那么的不同,从她的眼里他看不到她对他的一丝同情,更多的是平等,是勇敢,是义无反顾。所以他不知不觉的走近了杨昭一次又一次的热情里,他们看似那么的不同,但又是那么的相同。“他似乎为她打开了一道门,门的那边,晦暗,孤寂。没有鲜花和掌声,没有美酒佳肴。

但是,那边却有一些,更为真实的、更为原始的东西”。在面对堂弟和陈铭生朋友的质疑时,杨昭从未想过退缩,从未对自己的选择产生过怀疑。“人心是一片荒芜的平原,黑暗笼罩,只是偶尔一声惊雷,撕开了无际的天际,而陈铭生在那偶然的瞬间,透过浅浅的裂缝看到了一个完整的灵魂。那一刹那,陈铭生知道,他完了”。

陈铭生和杨昭最快乐的时光大概就是那趟冲动的五台山之行了吧,没有任何人的打扰,不用去思考复杂的过往和未知的以后,不用去顾及世俗的眼光,有的只是最纯粹的感情,你坚定的爱着我而我刚好也是。

缉毒警察陈铭生

菩萨顶里,杨昭虔诚的祷告,成了陈铭生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画面,这幅画面的每一个棵树,每一株野草,每一块砖瓦,都成了他宝贵的记忆。

而美好总是那么的短暂且不稳定,旅行回来陈铭生很快就接到了新的卧底任务,在这期间他和毒贩斗志斗勇,每天都是在枪口下生活,但是他没有一刻停止过想念杨昭,同样杨昭在得不到陈铭生一丝消息的日子里,拒绝了别人的求爱,一心等着陈铭生归来。

而现实的结局却往往来的比较残忍,时隔一年后,当她再次见到他的时候,“他消瘦了许多。他的脸色很差,非常差。他的头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,脸上带着伤痕。他的头发稍稍长长了一些,遮在眉毛上面,眉头微微皱着,嘴巴也有着干裂”。他似乎变了,又似乎没变,时隔一年,他竟然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严重的好像只要她一撒开他的手,他就会没了一样。

丧心病狂的毒贩为了报复陈铭生,在他身体里注射了大剂量,高纯度的毒品。就算他抢救过来也会带来许多无法预料的后遗症。这些后遗症将会伴随他一声,以前以他的身体素质,少一条腿还足以勉强度日,而现在他连握住爱人手的力气都快没了,他以后还拿什么去爱杨昭呢?

“她紧张,前所未有的紧张”。

“杨昭走到楼梯的转角时,她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嘶喊”。

“那声嘶喊是一把匕首,从杨昭的头顶扎进去,慢慢地,一直穿到下颌”。

“那是陈铭生母亲的声音”。

“杨昭忽然看见楼梯旁涂刷整洁的墙壁,角落里爬着一只小虫,小虫是黑色的,趴在白色墙上,就像迷失了一样”。

“在满无天际的冷光里,杨昭看到了浓黑的夜;在刺鼻的药水味道里,杨昭嗅到了一丝佛香”。

“陈铭生死于突发性的心脏衰竭”。

陈铭生最终还是走了,陈铭生的母亲也因为两次的精神打击,彻底的崩溃了,多么可怜的女人啊,她的爱人,她的儿子都是同样的命运,因为做缉毒卧底,都被犯罪份子折磨的体无完肤,最后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多么伟大的女人呀!她没有制止自己的丈夫去冒险,同样她也没有制止自己的儿子。

缉毒警察陈铭生

对于世界来说只是少了一个人,对于警局来说只是少了一个警察,对于犯罪份子来说只是少了一个敌人,可是对于她母亲来说,她的全部都没有了,对于杨昭来说她的后半生都葬送在了这场相遇里。人们会忘记曾经的英雄,而英雄的家人却毁掉了一生。

“杨昭回到了美国”。

“只是她每年的那一天,都会回到这里”。

“每次来看望他,杨昭都会说一句:陈铭生,明年我就不来了”。

“可是第二年的那一天,她还回来”。

“她带的东西很少,只有一支百合,一盒烟”。

“她停留的时间也很短,陪他抽几根烟,说几句话,就会离开”。

“她回去了”。

“回到那条原本的道路,她回去了”。

“第一年、第二年、第三年……”

“照片已经有些旧了”。

几年过去了,陈铭生还是照片上的年轻样子,杨昭也已经过了三十岁,这些年好像就只有杨昭还记得陈铭生了。她曾经是那么的爱他,计划的未来里都是关于他,而现在他没有了,她该怎么去面对这个未来,或许这些年她每一次给他扫墓的时候都想过要开始新的生活,但是一年又一年,她还是做不到,她那么爱他,爱到忍受了不了自己对他有一丝的忘记,她原谅不了这样的自己。

“杨昭在那个夏天,自杀在自己的公寓里”。

“我曾经拥有一段时光”

“在那段时光里”

“我能用我贫瘠的词语描绘出每一分每一秒”

“我能用我枯竭的心灵记住所有的细节”

“但这段时光很短暂”

“就像一个故事刚刚有了开篇就戛然而止”

“我花费了很多时间尝试着开启新的故事”

“但没有成功”

“我开始恐惧那种只能用,很多年过去了来形容的生命”

“所以支撑了这么久最后我还是决定放弃”

“就算再索然无味的故事也要有一个结局”

“现在我很欣慰”

“因为这个不为人知的故事”

“终于完整了”。

“陈铭生,我来找你了”。

缉毒警察陈铭生

杨昭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,她知道陈铭生没了,可她在最后这几年的时间里仍然一直苦苦寻找着陈铭生,她寻找了很多人,却没有一个人是陈铭生,她看着发旧的照片,恍惚中她明白原来陈铭生早就不在了,这个世界已经没有陈铭生了。也许只有去找他,才永远不会忘了他。

杨昭知性且骄傲,炙热且冷静,她总是抛开世俗的眼光,去爱最真挚的东西,她总是那么的坚定和自信。陈铭生也是,他对自己信仰的东西,同样是那么坚定,他卧底多年,没有被同化,没有被利益熏心,甚至游走于毒品的边缘,也丝毫不沾。他的一生就像作者写的那样,活的憋屈,死的也不轰烈。幼年丧父,母亲也是神神叨叨,自己卧底多年,身上伤痕累累,一条腿被碾碎,最后被注射毒品,与挚爱的人天人相隔,一生都在感性和理性之间来回纠缠,杨昭的出现太像一道光了,让他远离了阴暗。

世界上有太多太多这样的卧底和英雄了,他们生活在最不被为人所知的地方,他们的故事也像杨昭和陈铭生一样一直在上演。哪怕多年以后所有人都将他们遗忘了,只要这种真挚的爱和坚定的信仰一直存在就够了。

“如果雪山能看见,如果命运能预知”

“如果时光能倒退,如果岁月能重来”

“那个过客,是否能进入你的梦”

“而你,是否愿意回头”

如果玉龙雪山的那次偶遇杨昭回了头,她是不是就会看到完整的陈铭生了。